首页  部门简介  组织机构  政策法规  党建园地  社团组织  人员信息  百科知识 
 
 
当前位置: 首页 > 夕阳风采 > 夕阳风采 > 正文
     
 
脱险记—— 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2005-05-16 谢长江  本站原创 审核人:   (点击: )

 

脱 险 记

 

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谢长江

 

【作者简介】谢长江,河北安平人,1928年生,1942年参加八路军。先在冀中军区火线剧社和晋察冀抗敌剧社工作。1943年在太行陆军中学和延安“抗大”七分校学习,毕业后曾到晋冀鲁豫通信学校政治处任宣传干事,华北电专政治处任技术书记,在军委工程学校、西安军事电信工程学院任政治教员。1966年后曾任第四机械工业部六O七厂政治部主任、四三一O厂党委书记。1982年调回西北电讯工程学院,先后任党委宣传部长、社会科学部部长。1986年离休。

1942年,日本鬼子对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了大“扫荡”,就是常说的“五一大扫荡”。这次大“扫荡”,日本鬼子纠集的兵力之多,来势之猛,范围之广,都是空前的。

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我主力部队转移到了外线作战,留下一部分主力,配合地方武装,依靠人民群众开展游击战争。而非战斗单位和工作人员,则化整为零,分散隐蔽。

我是1942年1月参加八路军的,在冀中军区政治部“火线剧社”工作,当时十四岁。组织上批准我回到家乡——河北省安平县察罗村,在家中隐蔽。

同年秋天,大约是九月份,联络员通知我要转移到冀西抗日根据地去,时间很紧,都是在夜间行走。我母亲匆匆忙忙地给我准备了布鞋、衣服和干粮,并对我说:“孩子,跟同志们一块走吧,反正在家里也是呆不住的,整天担惊受怕,还是回部队好。”母亲含着热泪,把我送出大门口。就这样,我难舍难分地离开了家乡和亲人。

我们一行五人,利用黑夜和青纱帐作掩护,走了近百里路,到了我们集中的地点——定县的陈家庄。这时,已经集中了有二十来个人。联络员对我们说:“你们这次过路(指平汉铁路封锁线)是采取化装过路的方法,就是要求每个同志装扮成当地老百姓的样子。”又说:“明天是清风店大集,我们利用逢集的机会,从北杨村炮楼过去。炮楼里的伪军班长我们已经买通了,到时他把伪军管住。” 还说:“你们万一走散了,就到路西唐县××村集合,在那里有咱们的同志等着。”然后,就给我们分了组,大家就去做准备了。

第二天,联络员就带着我们上路了,大家两人一伙,三人一群,有的挎着包袱,有的提着篮子,有的背着筐子,里面还装上红薯、南瓜,有的则拿着干活的工具。联络员和我,还有三个女同志,走在最前面,其他同志也都拉开距离,二十来人的队伍,拉了有半里路长。

当我们走到炮楼跟前时,突然,从道路两旁跑出来一群小汉奸,他们一边跑,一边叫喊:“把他们拦住!” “把他们挡住!”“他们是八路军!”很快就把我们包围了。同志们被这实如其来的事情给愣住了,走在后面的同志看到前面出了事,就掉头跑了。在一片嘈杂声中,炮楼里的伪军也出来了,伪军和小汉奸就把我们十三个人围进到炮楼里。大家真是束手无策,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在炮楼里,伪军和汉奸对我们进行了盘问,又进行了搜查,也没有搜出什么东西。为了邀功请赏,就赶紧给王京车站的日本警备队打电话。电话没打通,就亲自到王京车站报告。日本鬼子要把我们押到王京车站。

下午两点钟左右,两个伪军押着我们向王京车站走,年纪大一点的男同志都被绑着,我和三个女同志跟在后面。到王京车站后,就把我们关进一间房子里。门口有日本兵和伪军把守,只能听到过往的火车声,其它什么也看不到。这时,大家仍在琢磨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意想不到的事,怎么也想不清楚(到后来才知道,那些小汉奸是日本鬼子从各村抽来看铁路的,他们有组织,有头目。这个头目已经得知当天有八路军过路,就给小汉奸们做了布置;事也凑巧,我们收买的那个伪军班长,到清风店赶集去了,没有向下面伪军打招呼)。

到了傍晚,日本鬼子开始对我们审问了。一个个地叫去,又一个个地回来。不知道审问的情况,只能看到有的脸上有血,有的直不起腰来,有的腿拐。大家都没有说话。

日本鬼子把我叫去,进到屋子里,很阴森。有一个日本小军官,有几个日本兵和几个伪军,有一个日本兵还拉着洋狗,还有一个象翻译官。在家乡,这种阵势都见过,还见过日本鬼子毒打和杀害中国人的情景。可是,这次是和鬼子面对面,我要对付鬼子的问话,还要准备挨打,心里又紧张又害怕。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论鬼子怎么问,怎么打,甚至就是杀死或让洋狗咬死,也不承认自己是八路军,也不能说其他同志是八路军。

[1] [2] [3]  下一页

上一条:深入虎穴为人民捐躯的党的好女儿——张露萍
下一条:臧 庄 遇 险
关闭窗口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离退休工作处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西安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