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部门简介  组织机构  政策法规  党建园地  社团组织  人员信息  百科知识 
 
 
当前位置: 首页 > 夕阳风采 > 夕阳风采 > 正文
     
 
臧 庄 遇 险
2005-05-15 赵荣萱  本站原创 审核人:   (点击: )

 

臧 庄 遇 险

 

赵荣萱

 

1942年冬,我们带着电台随分区王风斋司令员由白洋淀转移到安新、清苑县交界处臧庄、老河头、刘吉口一带。坚持隐蔽斗争。

臧庄位于府河的北岸,因恰在河的转弯处,故又叫臧家弯。其四周的情况是,东北距安新县城不到20里;南距老河头敌人据点5里;西南6里的刘吉口是个敌人较大的据点,由日本鬼子一个分队和几十名伪军驻守;正北7里的马村也是敌人的据点。

对于臧庄,敌人自以为巩固,是所谓的“王道乐土”、“爱护村”。然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这里群众基础好,地理环境也比较好,是我们牢靠的根据地。我们白天可以公开地活动,老乡们一般都知道我们是八路军,甚至连谁家住有我军都清楚,往往一有敌情他们就自动来报告。加上村西北有一大片苇塘,更便于我们进行隐蔽活动。因此,臧庄也就引起了敌人的重视和注意,随时和敌人展开短兵相接的战斗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住在臧庄的第一个也是时间最长的堡垒户是臧宽让家。宽让家在北街口靠路东的一个很深的胡同里,比较僻静。他家有前后两院,我们住在里院三间东屋里。邻近我们住处的东北面只有两家,出去就是村外了。为应付突然情况,我们与堡垒户一起挖了两个地洞。其中一个设在外院草棚北头,用麦糠覆盖伪装;另一个地洞设在里院的院中,洞口通到我们住的东屋北间炕头。我们将收发报机放置在洞内的土台上,把天线平铺在房顶上,每天与军区保持着顺畅的联络。

1943年正月16日,这天天气晴朗,天没黑,月亮就在东方升起,像个大圆盘子挂在天空,闪耀着银白色的光辉。按照河北老乡的风俗,在正月15、16两日,即元宵节的晚上总要热闹一番。那天刚刚吃过晚饭,村里的笙、管、琐呐、锣鼓就敲打吹奏起来,呈现出节日的气氛。这时田为平送完电报回来,对我说:“听街上老乡们嚷嚷,说是今晚区小队要去刘吉口打敌人的伏击”,正说着,村支书臧恩山进来了,说:“我来告诉你们,有情报说刘吉口的敌人今晚出动,区小队决定去打伏击”。我高兴地说:“好!我们等着听胜利的消息!”正在这时,突然一个老乡跑来报告说:“村北发现敌人还不少哩!”我说:“不要紧,夜间不怕它。”我们随即作了必要的准备,以防万一。恩山支书走后,房东二哥就跟我们回到屋里帮助收拾东西;老田马上登房,熟练地把天线撤了下来。待我们刚刚收拾完毕,忽然听到房顶有咯哧、咯哧的响声。我问老田:“房上没有咱们的人了吧?”大家赶忙互相查看,差不多异口同声地说:“这不,咱们的人不都在吗!”因为当时除郭从周、张夫、田为平和我4人外,有经过这里到路西去军区学习的原地区队电台队长刘坤城和地委电台刘镜两同志,一共6个人。我数了数一个不少,那房上站着的人是谁呢?可能是敌人。没容我们多分析,就听到房上的人大喊:“出来!”接着便听见拉枪栓推子弹上镗的声音。沉默少许,房东二哥噌的一下冲了出去,张夫跟着也冲了出去。“叭叭”,敌人开枪了。这时我们在屋里还有5个人,大伙屏住气,不发出任何声响,意识到被敌人压顶了。情况很不利,看来非打不可了。我轻移脚步,分别交待各自的任务,由老郭和刘镜守窗户;我和老田守屋门,准备在敌人下房进屋时打“挑帘战”,再冲出去。分配任务后,几个人严阵以待,决心殊死搏斗。我和老田在屋门旁观察动静,看到房上的人被月光照在地上的影子很清楚。只见一个伪军端着枪对着屋门向下看了看,再往房南头走了几步,又返回到屋门上方站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动静,便移动脚步走动,随后顺原路溜下去了。正在这时,村北面劈哩哗啦响了一阵枪声,还夹杂着乱喊乱叫声。我们几人在屋里一时搞不清是怎么回事,心想,区小队去打刘吉口的敌人,这股敌人是从哪里来的呢?怎么来的这么早,这么快,又直奔我们住的屋子顶上来呢?为什么敌人在房顶上走动又不下来,后来乱打一阵枪就溜了呢?特别是枪声激烈时,村里的音乐队不仅没有停止敲打吹奏,反而越敲越响,笙、管、琐呐吹得越是起劲。欢闹的人群不仅没有散伙回家,反而越聚越多,只听到这热闹的人群向我们住的胡同内走来。

一会儿枪声稀了,听声音像是敌人离开村了,不久枪声也没有了。因为我们摸不清准确情况,所以决定再隐蔽观察一下。于是,刘镜和刘坤城隐蔽在里院的地洞里。我跟老郭隐蔽在外院草棚处的地洞里。大约在晚上10时左右,我们在洞里听到一阵沉闷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估计是区小队在伏击刘吉口的敌人。

那天我们困在洞内,没有冲出去和敌人交火,是为了保护分区唯一的电台。因为我们个人牺牲是小事,失掉电台是大事。为了电台的安全,我们把对眼前敌人的怒火压在心里,只好耐住性子进行隐蔽。拂晓前,我们4人回到堡垒户,但发现两个老刘同志不在洞里,分头找了几个地方也未找到,为继续执行任务,我们4人分别背上电台器材,转移到老河头贺家村老贺家。不一会儿,两个老刘也赶来了。这时,大家极为兴奋,我们6人尽管在臧庄遇险,但电台安全,人一个不少,真高兴啊!

[1] [2]  下一页

上一条:脱险记—— 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下一条:敌后抗日纪实
关闭窗口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离退休工作处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西安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