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部门简介  组织机构  政策法规  党建园地  社团组织  人员信息  百科知识 
 
 
当前位置: 首页 > 夕阳风采 > 夕阳风采 > 正文
     
 
在革命的熔炉中成长
2005-05-22 王铭慈  本站原创 审核人:   (点击: )

 

在革命的熔炉中成长

 

——记抗大七分校生活片断

王铭慈

 

 

抗大(抗日军政大学简称),在战火中成长,它是革命的熔炉,是培养干部的摇篮,是一所新型的革命学校。

毛主席给抗大学生指出:“抗大的教育方针是: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这三者是造成一个抗日革命军人所不可缺少的”。又说:“现在一方面学习,一方面生产,将来一面作战,一面生产。这就是抗大的作风,足以战胜任何敌人”。朱德总司令在接见抗大二分校附中师生时讲:“党中央为了培养革命青年,要你们去陇东深山建立抗日军政大学第七分校。为了使你们很好的学习锻炼,每人发给你们一把镢头,一支枪,一支笔。党中央要求你们:拿起镢头开荒地,打窑洞,自己动手建设校舍;拿起枪杆子保卫边区,学好带兵打仗的本领;拿起笔杆子学习马列主义和文化知识,为民族的解放,为新中国的成立贡献自己的力量”。

到陇东后,根据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指示,我们抗大二分校附中实现了两个重大的历史转变。首先是学习任务的转变,由原来以学习文化为主,转变为学习军事和开荒生产为主。同时,在组织体制上,则由抗大二分校附中改变为抗大七分校二大队。其中女生集中编为女生队,直属校部领导。从此,我们就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一)挖窑洞 盖厕所 纺棉纱

为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开展大生产运动,要学习、要生产、首先要解决住的问题,创造学习的条件。同学们经过几个月的劳动,确实创造了一个不错的生活环境,旧窑洞按上了门窗,又挖了几孔新窑洞,那真叫大,挖窑洞时就留下了炕台能睡两个班、30来个人,但是发现这炕是个“实心炕”,不能取暖,为此姑娘们决定改成了火炕。接着又发现没有厕所,对于姑娘们来说这是个大问题,我们女生队一共有300多人,没有厕所怎么行呢?于是队上召开排、班长开会,讨论盖个什么样的厕所,让大家动手设计方案。方案很多,队长的方案最好,他设计了一个圆形的,大圆圈和小圆圈之间挖道蹲人,小圆圈里挖个深坑贮存粪便,看起来好象敌人的岗楼,样式新颖,最大的优点是占地少,中间坑深墙高,粪便流到中间坑里之后自行腐烂,臭味从高空蒸发了。最后选定了队长的方案。接着就施工,大约两天的时间就盖好了。从此解决了我们上厕所难的问题。我们班就住在大窑洞中,我说:“抗大抗大这炕可真大”,窑壁上还挖了整齐的一排小格洞,放牙刷、碗筷,炕上铺的软软的,是同学们从山上割来的毛草晒干做的褥子,我们每人只有一床被子,只好自愿结伴俩人铺一床盖一床。这里还有一个插曲,有天晚上,我正在熟睡,一阵高叫声把我惊醒:“老虎!老虎进屋了!……”。同学们紧紧的用被子捂着头喊,我枕头下有包火柴,记着在家老人们说:这些野虫是怕火光的,我就慢慢从身下抓了一把草点着,想吓走吃人的老虎,不想一照看清是一头小牛,准是谁到厕所没关好门,房东的小牛钻进来了。我一边高声说:“别怕,是房东的小牛不是老虎!”一边把灯点亮。你看,同学们那个前俯后仰的笑,笑声都惊动了四邻,第二天成了一条特大新闻,大家在传笑着,以后决定在队门口站岗,以防野兽伤人。

不久,我们决定纺纱,纺纱我在家就学会了,为此我一上车就能熟练地拉出纱来,可能是速度不行,有的同学纺得真快,一天出八两,有一位同学一天还能纺出一斤头等纱呢!我真急,我当时一天只能纺到半斤,纺久了坐得膝盖痛。以前,我住过的一家房东是个木匠,我很喜欢木匠活,空时常帮着房东干活,我还真学了几手,我就想改造一下纺车,把轮子加大,这样转圈少,出纱快。说干就干,改造好的纺车架子,只用三条加长的板,把手不用穿孔摇棍,直接用手搬。改好试了一下,只要三圈就可以出一道线,我心想:这下定能赶上纺纱快的同学了,可是我只纺了不到一个钟头,胳膊酸得就摇不动了,我暗思忖:王铭慈真没出息。谁知那个纺得最快的同学,看上了我的纺车,她身强体壮,胳膊粗而有劲,我只好让给她用了,他一试还真的能提高产量,于是我当了一阵子“小鲁班”。1944年,我们女生队共完成了纺纱任务5000余斤,成绩喜人。

在纺纱紧张的日子里,我们顾不上梳头和洗头,那时又没有肥皂洗,洗衣、洗头都是从伙房灶中掏些柴灰,放在一个筐筐里,用滤过的水来洗,头发长了也洗不干净,日子久了有的同学发现头发上有白白地一串串的颗粒,有的同学懂得这是虱子下的蛋,有蛋必定有虱子,扒开头发一找,果然看到了一个个大黑虱子还在爬动;捉出来一挤还能听到响声,大家睡在一个炕上,虱子还互相传染,怎么办?那时又没有什么药来治它,有个同学就提议:“干脆剃个光头,叫虱子无藏身之地。以后不用梳头,省时间,洗脸洗头一次完成,还省水”。大家说这个办法好,说剃就剃,有的用剪子剪,有的用剃头刀剃,有的边说边笑,还摸着剃光了的头风趣地说:“我的头比你的光,晚上可以照亮!”有的说:“我的头比你光,蚊子落上也会滑跟头”。你摸摸我的头,我摸摸她的头,一个同学说:“这不像出家的尼姑吗”!大家互相看看又笑起来了。一时间大姑娘变成了“假小子”。有人开玩笑说:“在女生队出几个‘假小子’会倍受人爱!”何庆玲同学特别引人注目,延安联政宣传队来女生队演出时,还编演了歌唱“假小子”何庆玲模范事迹的节目。“假小子”在我身上还出过一个笑话,一次我们女生队食物中毒,周边部队的医生来抢救,其中有我舅,得知我在这里就寻问,当通讯员把他带到我跟前时,因当时我还病倒在炕上,见我是个光头,他说:“错了!我找的是外甥女”。通讯员给他解释说:“我们队‘假小子’多着呢” !我坐起来在炕边上一说话舅舅就认出了我。真有意思,由于“假小子”,差点舅舅都不认我了。

[1] [2] [3]  下一页

上一条:一段终身难忘的经历
下一条:王一平传略
关闭窗口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离退休工作处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西安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