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部门简介  组织机构  政策法规  党建园地  社团组织  人员信息  百科知识 
 
 
当前位置: 首页 > 夕阳风采 > 夕阳风采 > 正文
     
 
夕阳余霞映山红——章潜五教授的退休生活
2005-04-09 佚名  本站原创 审核人:   (点击: )
夕阳余霞映山红——章潜五教授的退休生活

作者:佚名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202 更新:2005-4-9 录入:宋军

夕阳余霞映山红

——章潜五教授的退休生活


1992年初,在职41年的老教师章潜五教授退休了,怎样继续能为母校和国家贡献余热呢?下面简要谈谈他退休后的工作情况:

1、1984-1986年,他曾担任电子工程系教学副主任,组织师生进行全面的教育改革,作了多项高教改革的试点,花费不少精力从事调查研究。8年来,写了许多教育改革的文章,因此退休后第一件事,就是草编个人文集《高等教育改革的实践与研究》,六章内容分别为:教学改革,教书育人,办学建议,教材建设,教改文件,调查统计。自刻腊纸油印200册,赠给教师和领导参阅。其中,1993年参加国际电子高等教育学术讨论会的论文“本科教育的调查统计及教育改革的实践探索”,谈了两次教育素质调查和高教改革的心得体会,兼有统计分析和理念精神,9年之后被他人推荐给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被评选为2002年国际优秀论文,十多家《论著精粹》一再约稿。

2、退休后曾由校产业办返聘,调研远动中心这个高科技的杰出企业,撰文“从西电校园里崛起的一株奇花”,被报界采用后摘要宣传。继而调研我校印刷厂,撰文“从西电危房中迸发的一条彩虹”。毛主席曾给我校两次题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艰苦朴素”,章潜五教授发现这是许多领域获得成就的源泉,受此启发而筹组编写《西军电传统精神》,获得吕白老院长和师生们的积极支持,作了一番调查研究和统计分析,但因对于精神与物质的关系,观点不同而未能实现计划,只能草编出文集《精神奇力》,自资付印后提供参阅。1997年赴中科院自然科学研究所协联,刊社主编惊奇我校怎会研究历法改革,当听说我校的光荣历史后,当即约稿“经历过万里长征的一所学校——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撰文后请校史专家刘嘉相和李文朴审改,载于当年《中国科技史料》。

3、许多历史书刊都说1926年“中山舰事件”时舰长是李之龙,而章潜五教授家人早知这是误传,为此他曾在“文革”时期遭到批斗。一代名舰开始打捞后,《文汇报》记者采访李之龙之子李光慈,撰稿“一些专家与李之龙亲属指出:李之龙并非中山舰舰长”。为了消除广泛流传的误识,更为揭露蒋介石的诬陷性谎言,1997年章潜五教授举证八条写出“章臣桐确系中山舰舰长”,载于《团结报》并被收入文史目录。重要的证据有:当时的两张委任状(事件前一周被任命为中山舰代理舰长,事件后被明升暗降为海军学校副校长)、李之龙的文章、章臣桐的手迹原件、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公布的蒋介石档案等。随后又广泛搜集史料,获见台湾官方史书的圆谎资料,因而立题“中山舰事件揭秘研究”,虽然课题未能获得批准,但仍挤出时间调查研究。珍藏多年的手迹原件(文名为“中山舰事件”)已捐赠给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并将此重要证词文稿载刊发表,撰文“中山舰事件的谎言与真相”载刊。近日又撰文“中山舰事件”的去伪存真,投稿于社科版《西电学报》,引证揭露“李之龙矫令派舰”和“中山舰深夜异动”纯属集团性的阴谋诬陷,并且论证了蒋介石曾经害怕阴谋败露而一度出逃。

4、从1992年开始,尽力为老同学友联服务,编印雷达工程系51级同学录和通讯录,组织1993年在母校聚会,1995年在浙江大学聚会,1998年在北京聚会。筹办由老同学集资的“西隆科技开发公司”,后因缺乏经营经验而亏本停办。从1993年创办班刊《学友信息》,获得学友们的一致赞扬。由于主要负责历法改革研究,又搞“中山舰事件”研究,精力实在难于坚持,因而担任班刊主编八年,编印班刊42期之后,请辞而由其他同学接任主编。事后同学们赠送对联一幅:苍松有劲千秋壮,历法改革万代歌。

5、1993年盛行赠送挂历,印刷日益精美,篇幅越来越大,当年视为宠物,过年即被废弃。为求消除这种浪费现象,开始研究永久性历表,经过三个月突击研制,试产出“贺卡千年旋历”,受到天文专家的赞赏,去年底赠给美国和俄罗斯的研历协会主席,来信再三赞扬并视为珍品。由于获知图书馆老馆长金有巽是历改研究的先辈,最先指出“农历”名称不科学,又最先提出春节应定在立春。并受我省省委书记陈元方遗著《历法与历法改革丛谈》的激励,因而共志成立陕西历法改革研究会(今称陕西省老科协历法改革专业委员会),补缺研究“我国历法改革的现实任务”,旨求提供国家决策参考。历改委追迹诸多先贤的遗志,提出了四项改历建议:“农历”科学更名,春节科学定日,共力研制新历,明确世纪始年。利用骨干的退休金开路研历,经过七年共同的艰苦奋斗,已于2001年写出《课题研究报告》,并摘要载于社科版《西电学报》。为了传扬10年共力研究历法改革的精神,2004年底提供素材,由蔡堇同志写出报告文学《夕阳正红——我与历法改革研究会》。对于此项文化领域的万里长征事业,今将已获得的研历进展简介如下:

(1)克服历改资料分散难觅的困难,努力搜查书刊报章和档案文件,寻觅世界改历运动的珍贵史料,考证“农历”、“春节”、“世界历”、“世纪”的争议,汇编出《历法改革研究资料汇编》、《历法改革文献摘编》、《历法改革研究文集》和《西安历法改革研究座谈会文集》等8种文集,弥补了该领域完整资料的空白。为了传播历改研究的进展信息,协联专家学者共同研究,至今已编印23期《历改信息》(另有两期手写本特刊)。已有2万份书刊赠给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专家学者等人参考,从而推动了国人关注此项世传课题。理事长金有巽教授提供了难以计数的历改研究原始资料。副理事长蔡堇研究员在《科学与无神论》杂志上发表了“传统历法和迷信”6篇系列文章(谈属相,谈算命,谈吉凶宜忌,谈历书,谈民俗节日,谈男尊女卑),并翻译英文、俄文的历改资料和信文约50篇。

(2)研究会骨干大多并非天文专业,然而坚持虚心求教和汇集众智的路线,仅章潜五登门拜访专家和领导逾百位,多年书信协联研历同仁数十人。并与美国国际世界历协会、俄罗斯国际“太阳”永久历协会和乌克兰人文技术中心,共同协力研历和呼吁改历,在宣传广度和研历深度方面今已后来居上。1999年底,中、俄、乌三国在乌克兰召开“21世纪统一的全球文明历法”通信研究会,历改委推荐了三份世界历新方案。今年先后有德国《世界报》记者埃林先生电话采访和韩国教授徐天复即将来校专访交流。对此复杂的交叉学科性课题,现已基本上理清了问题。陕西省老教授协会召开“西部大开发论坛”,章潜五教授撰文“开发我省人文资源共力推进历改研究”。召开“陕西省反邪教理论研讨会”,又撰文“改革历法是反邪教的一种治本举措”。

(3)通过陕西省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马大谋和我校的全国人大代表焦李成教授、刘三阳教授,敬请陕西省人大代表团多次建议改历(后两次有20多人联名),中科院办公厅专文作了答复,中国天文学会积极支持研历,1997年计划在西安召开“古今历法改革会议”,但因主持人薄树人先生病逝和会议经费筹措不足而未成。1999年全国政协常委张勃兴接见研究会骨干后,与我省另两位老领导联名也向全国政协提案。历经多年排解困难和协联筹备,获得我校多位校领导和我省科技厅的资助,终于2002年6月在我校成功召开“西安历法改革研究座谈会”,张勃兴常委、我省反邪教协会会长保铮院士和我省老科协张乐善副会长等与会指导,陕西电视6台作了报道。这是继1949年台北召开“世界历专题讨论会”后的又次专题研讨会,它与前次会议的不同之处,是具有多年实践探索和广泛代表性,从而为召开后续研讨会打下了基础。

(4)执著的研历精神获得众人的钦佩,资助的教授和单位已逾百人次。1997年发出《呼吁全国人大会议立案审议:春节宜定在立春》后,200多位专家学者签名赞同或参加研究,20多家报纸报道宣传,江苏卫视台采访方成院士等专家,播映“春节话改期”专题,陕西科教电台举办专题讲座。呼吁“农历”科学更名后,2002年春节《解放军报》带头响应,去掉了报头的“农历”两字,《西安日报》、《福建日报》、《北京青年报》等报纸纷纷仿效。2002年与1995年相比,只标示公历日期的报纸由41%升至59%,仍称“农历”者由44%降为28%,陕西省的大报报头已无“农历”称呼。近两年多来,又有《经济日报》、《解放日报》只标示公历,《山西日报》、《河北日报》、《湖南日报》也删去称呼“农历”,当前正待近期作第5次调查统计。

(5)现行公历是西洋中世纪罗马神权时代遗留下来的宗教历法,上世纪曾兴起过世界改历运动。我国传统历法夏历早被北宋沈括指出其弊端为“气朔交争,岁年错乱,四时失位,算数繁猥”。历史与现实呼唤创新历法文明,这是研究会的主要任务。为此,经过十年中外协联,已于2003年提出科学简明的“中华科学历”方案,被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评为国际优秀论文,章潜五教授撰文“迎接崭新时代——人民变做历表的主人”,被国际专家网评为优秀论文。《西安日报》先后在要闻版上报道“‘农历’更名‘夏历’,春节定日‘立春’,共研世界‘新历,章潜五教授教授等专家多年来大声疾呼——改革现行历法造福天下苍生’”和“老教授挑战现行公历,章潜五教授等教授提出‘中华科学历’方案”。

(6)冷静对待历改研究与保卫传统的大碰撞。今年是所谓旧历“无春年”,参研仅半年的四川“50人员”曹培亨,年初撰文“抢婚避婚皆荒唐,迷信‘农历’是科盲”,南京晨报记者韩红林撰文“‘寡妇年’不宜结婚?”。随后,1997年采访南京大学天文系方成院士的紫金山天文台通讯员马伟宏,报道“春节调到立春,专家酝酿‘历法改革’”,《金陵晚报》等南京市许多报纸载出后,国内近百家网站转载宣传。值此宣传历法改革的大好时机,突然出现郭松民撰文“春节是我们的图腾——驳章潜五教授教授”,许多网站转载并在网上开展“群众点题讨论”,结果引来一片网骂。对此,章潜五教授冷静对待,从网上查知郭某是北京大学的老师后,春节期间写了五篇反驳性的长信“老兵章潜五教授(实为老兵群体)给老兵郭松民的信”,并对所有读者来信都作了答复。通过这次大碰撞,不仅给历改委带来了宣传机会,而且还有新人参加研究会,曹培亨同志就是突出的一位,多篇贴文被人民网推荐为首页,并且在南方网上也作出了贡献。

中国民俗学会未及春节过完,就召开“民族国家的日历:传统节日与法定假日”国际研讨会,实质是在反对历法改革,《南方周末》记者陈一鸣采访刘魁立和章潜五教授后,写出客观的报道“春节改期之争”。大约5/6为宣传历改委的观点,1/6才是刘魁立的“评论”,其中竟有低级错误,认为24节气“不是阳历,阳历没有二十四节气”,因而章潜五教授写出三封信“与中国民俗学会理事长刘魁立先生商榷历改研究与维护传统”,建议正方与反方观点各出三人对阵在网上和报上公开辩论。结果是反方始终不作回应,因而仅由正方参辩者太原科技大学前院长曾一平教授撰文“初驳民俗学会刘魁立教授”,就刘的逐条“评论”作了有力的驳斥。

历改研究是一项复杂的学术性课题,许多网站管理人员缺乏历法的基本知识,更不知道我国和世界的历法改革史,致使采取“文革”的批斗方式对待,因而才出现了网骂现象。为此,章潜五教授写了三封长信:“向主流媒体提些建议”,其一为“应该吸取‘文革’中废称夏历而改称‘农历’的教训”,其二为“学点中外历法改革史才能正确掌握宣传的导向”,其三为“谨请媒介参加研究和宣传历法的改革创新事业!”。为了宣传历法科普知识,又在网上贴文“欢迎您参加‘我国历法改革的现实任务’研究”,把历改研究书刊中的文章列成五个类别:A类为先贤们的论述14篇、B类为人大提案和呼吁书13篇、C类为珍贵的中外史料9篇、D类为历改方案10篇、E类为报告文学连载12篇。上贴于五个网站(新华网的“发展论坛”,人民网强国社区的“深入讨论区”、“时政区”、“科教区”、
“读书论坛”,红豆社区的“社会纵横”,南方社区的“岭南茶馆”,麻辣社区的“麻辣杂谈”),时至2005-04-11尚未贴完文章,仅强国社区已有27万人次(经验值)浏览。同时,还把上述三封长信和多份书刊敬呈多位国家领导人。报道这次大碰撞的《历改信息》第22期、第23期,扩大了印寄数量一倍多,给陕西省人大代表团每人一份,还给各省人大代表团和全国政协委员分组也作了赠阅。

章潜五教授是理工科教师,退休后从事历改研究,通过学习和实践活动,全身心地发挥余热。虽然已经退休了,但不亚于在职时的忙和累。在实践中不仅学到了新知识,还学会了电脑打字和排版技术,从2000年底以来,每期《历改信息》和整册的百页文集,都亲自打字排版和校对付印。做到了“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10年来,2万份历改书刊都是一人分寄。上网贴文的总数大约已达500篇,与网友协联的电邮信文和邮局信函约达千封。此外还承担着出差协联、向领导汇报、筹措资金等繁重任务,本人及其亲友资助大约已达一万元。正是这种执著的研历精神感人,同仁们的团结奋斗,取得了明显的进展,2003年5月陕西省老科协第6次代表大会上,研究会被评为“陕西省科技工作者先进集体”,课题组长、常务秘书长章潜五教授被评为“优秀老科技工作者称号”,省委老干局、省科协、省人事厅、省老龄办、省老科协联合颁发了荣誉证书,在此之前,章潜五教授还被陕西省老教授协会评为“优秀工作者”。

(2005-04-9)

  • 上一篇文章: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 下一篇文章:致力于科普宣传的耄耋老人
  • 上一条:致力于科普宣传的耄耋老人
    下一条: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关闭窗口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离退休工作处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西安聚力